苟子曰丶

对峙 退却
@天黑了

【悠花】婚礼

>一个文笔那——么烂的人
>非常慎入了
>第一人称视角来回换
>切勿上升到真人

今天天气很好。

我穿上了因为太久没穿而显得有点小的白色西装。

难得的开始整理自己的形象。

啊……头发有点长了,哪天该记得剪一剪。

开始努力对着镜子练习礼仪小姐那种公式化的微笑。

不能出丑啊。

>

>

今天我早早起了床。

今天应该是我最重要的日子。

我,将要结婚了。

我穿上了白色的西装。

那是当初和他一起买的。

啊,当初。

>

>

我心底的人,就在我不到十米处。

笑的很开心。

对这他面前的那个女孩儿。

他的伴侣。

他的未婚妻。

真是天造地设哦。

我别过头。

祝你们生日快乐。

早成兄妹。

我在想什么啊。

>

>

我看到他了。

在我不到十米远的地方。

他……朝我看过来了?

我想上去像往常一样打个招呼。

身体僵直。

他大概……也不愿意再接触我了吧。

哈。

我望向身前的女孩。

她很好。

很适合我。

她很爱我。

可我爱他。

和爱的人谈恋爱,

和合适的人结婚。

婚姻不过囚笼。
 
>

>

“忽悠先生,你是否愿意这个女子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贫穷还是康健,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保护她,尊重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我愿意。”

鼻子有点发酸。

花少北,人家换戒指呢,你哭个什么鬼。

傻逼,你最爱的人要幸福了。

你要祝福他。

祝福他。

祝福他。

祝福他。

我告诉自己。

要忘记过去,重新开始。
 
 
 
个屁。

你说你都这样我还怎么爱你。

把那份卑微的爱埋藏于心底。

人都是犯贱种。
 
>

>

看着手上一个小小的环,

就这么扣着我的一生了,

简直奇妙。

一切都令人不真实。

眼前的女孩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一句我愿意不知用了多大勇气。

不是怕这背后的巨大责任。

而是怕负了你。

我看见你的眼泪了。

你又哭了。

可惜,

没有办法再帮你擦眼泪了。

我看见你的嘴巴在动了,

我听懂你在说什么了,

可惜这三个字太沉重。

对不起。

没有办法回应你了。

>

>

真鸡儿丢人,居然在这哭了。

别人都忙着鼓掌,没有人注意到我。

我看见了,

你在偷偷看我。

最后一次。

真的,就最后一次。

最后一次,无声的说——

 
“我爱你。”

 

   

 
——END

能看到这里的估计都是心里素质极强的人。
  
居然能看完如此小学生的文风。
 
我爱悠花。
  
他们是最好的两个人。
   
但是很可惜。
  

诸君,我喜欢虐文。

热度(21)

© 苟子曰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