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子曰丶

对峙 退却
@天黑了

【悠花】无言

很久没有跟他发消息了。

忽悠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喉结顺着动作上下滚动,明明是在空调房间里额头上却冒出薄薄一层冷汗。

这样算是……打扰他吗?

手指在键盘上不断敲打,输出一大段又删去一大段,不断重复,最终只发出去了一句“晚安”。

对面几乎是在同一瞬间就回了一句“嗯”。

然后紧跟着一句“你也早点睡,安”。

忽悠突然有流泪的冲动,血管里的血液流动一下子缓慢了,时间被拉得很长,仿佛要定格在这一秒。

悠花这对cp可谓是红极一时,那段时间几乎全部他俩有关于对方的视频的评论和弹幕里都有刷悠花的,无关的就刷“怎么还不和忽悠/花少北互动呀”。

但是当事人并不觉得尴尬。

因为他们真的是一对儿。

说是怕社会舆论也好,是怕父母压力也罢,他们的恋情仿佛地下党一般悄悄摸摸不敢令人察觉。但他们都很享受相处的每一个点滴,有时会面基,第一次接吻是在一家KFC里,中午十一点半店里人很多,大多数是家长带着小孩子来,没有人在意最末端桌子面对着墙的两个人青涩地亲在一起。

但网上的cp刷的愈发强烈就愈是使花少北心慌,就像是做了亏心事的人总害怕别人提起相关的事情一样。

最终他对忽悠说:“我们还是少公开互动,私下里好好相处吧…真的不想闹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儿。”

忽悠说,好。

但他们不仅是视频制作者,也是主播,一天二十四小时不是在做视频就是直播,留给二人好好相处的时间寥寥无几,聊天时渐渐不再有那么多话可以说,关系似乎变得生疏不少。

但他们都知道,他们深爱着对方。

现在两个人的聊天记录基本上只有“早安”“晚安”,以前经常会在微博B站评论里斗嘴现在也几乎没有了,两个人一起直播那更是不可能的事。

他们的关系,说到底不过是“网友”。

今天并不是多么特殊的一天,但忽悠就是想和花少北说话,他们太久没有交流了,他渴望和他说话,多少也可以。

莫名的疲惫。

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明明感情还在,太久没相处还是会生疏了,相顾只能是无言,不懂得如何很好的表达自己只是因为对方太熟了,千言万语浓缩成一句“晚安”。

忽悠因为对方短短的一句回复而感到欣喜,仿佛沉寂许久的心脏重又跳动起来。

他对着手机屏幕“mua”了一口,然后设置空调定时,关灯,闭上眼睛想花少北。

晚安,宝贝儿。

热度(46)

© 苟子曰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