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子曰丶

对峙 退却
@天黑了

你应该有一个家了。

忽悠认真地望着花少北,对方却只是眼睛微眯想着窗外,沉默着又抽完一根烟。

黑暗的天空中夹杂着丝丝缕缕的光,没有一颗星星,月亮大概也是被云层挡住了,让人心中感到莫名压抑。

我不需要那种东西。也不配拥有它。我是习惯了漂泊的人,我不属于安定的生活。你无不良嗜好,我抽烟酗酒;你只想有个安定的家,但我却总在思虑下一站去哪。我们或许只是意外相交的直线,交叉后只会越行越远。

不符合童颜的略带沙哑的声音平静地开始平静地结束,似乎再诉说着与他无关的事。然而这也确实是客观事实。

忽悠的心重重一沉。是,花少北说的都没错,他们俩的人生是完全相反的,他也说不出什么会陪他一起走之类的话,伊泽拉还只是个四岁的小姑娘,忽悠是不可能让她因为他们之间近乎畸形的爱情就四处奔波的。

但就是这样的我们,因为六年前的一句话在六年后相识相知,然后相爱。为什么不选择相信这种缘分,不选择相信我。

下意识避开对方投射来的激烈的目光,花少北又点上了一支烟。









是之前的作者读者pa,今天上课突然想到的小片段。

热度(10)

© 苟子曰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