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子曰丶

对峙 退却
@天黑了

【悠花】逃生(1)

——破天荒在开头提醒一下,本章没忽悠,全是六花友情向情节,慎入。
——这里是苟子。
——今年三岁了。
——之前的脑洞,前文戳我主页,同名,末日丧尸
——本来想写破镜重圆的,今天不是很想写





如血般的残阳徘徊在地平线上,仿佛下一秒就会沉下去,给世间留下一片黑暗。

手臂上因刚刚猛摔在地上而被擦破了一小块皮,渗出的丝丝鲜血和痛楚让花少北清晰地认识到这不是在做梦。

他的同学,明明在早上还和他笑着打过招呼,现在却都变成了“那种东西”,如行尸走肉一般见到有意识的正常人就会扑过去疯狂的撕咬。

忽悠呢?是也变成了这种东西还是被他们……

花少北闭上眼睛,不敢再往下想。

“砰!砰!砰!”

有什么东西在大力敲击着天台的铁门,门上的锈块也被着过大的力道震得脱落了几片。难道是那些东西上来了?花少北几乎是下意识就开始东张西望,去寻找附近可以用来堵门的东西。

“开门!快点!他们快来了!”

正常人?右手颤抖着拧开了门锁 在打开门的一瞬间外边有个人像自己之前一样猛地扑了进来,花少北被这力道带的猛一踉跄,二人双双倒在地上。此时那个人正压在自己身上,明显是累极了起不来。门还是开着的,挣不开身上的人,花少北几乎是用尽了全力一脚把门踩上,然后用脚拼命抵住铁门。不行,这样抵不住。就连教养一直很好的花少北都忍不住爆了句粗——

“你TM倒是给我让开啊!门都没锁!”

那人闻言,过了几秒反应过来,强行支起身体滚到一边,花少北趁机坐起来抬手拧上了门锁。

胸口被压的有点疼……

花少北望向了在一边躺尸的浅棕发少年,那人似乎一直在喘着粗气而且也站不起来,怕是被丧尸追了很久了吧。就这么任他在那躺着似乎不太对,花少北想了一下还是去拍了一下少年的肩膀。

“喂,你叫啥?”

“啊……我?六道。”

“六道……你是隔壁班那小子吧?”

“哈,我的名气都那么高了,别班的人都认识我了。”

“这你可别说,你追我们班校花被打都传遍整个年纪了。”

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一阵,仿佛已经认识了很久一般。气氛缓和后,花少北收起了笑容,换上了认真而又严肃的表情。

“那啥,我叫花少北,你知道现在怎么回事不?”

“这个我不清楚,清楚了也没什么用,不如想想怎么度过这段时间……啊不行我累死了……”

看着六道马上就要闭上眼睛,花少北忙摇了摇他,惹得六道眉头都有点皱,随后又舒展开来。

“喂,你不会现在想睡觉吧?”

“还能怎么办啊,现在我们俩都很累,我的脚脖子现在更是酸死了。天也黑了,咱俩啥都看不见还没有力气,给那些东西送人头呢?在这先睡一晚,明天再想办法。”

花少北发现自己也不好反驳什么,确保门是严严实实锁着的还不放心,从天台角落的扫把和拖把上拆下两根木棍放在身边用来防身,才缓缓在地板上躺下来。

望着头顶没有一颗星星的天空,花少北久久难以入睡。

忽悠,你怎么样了……

——TBC
主线悠花,六花(六花友情向!!!)
至于六道是不是浅棕色头发我怎么知道,我又没看过他的人设,认识的up主不多
今天心情不太好,真的不太喜欢欺骗这个词……

热度(16)

© 苟子曰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