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子曰丶

对峙 退却
@天黑了

【悠花】妄想(下)

>这里苟子。
>今年三岁了。
>骗你们的这是糖。




“啊……我……”

这个时候……这个时候……应该说什么?

毫无交际经验的小花同学显然有些慌张,语无伦次了起来。

“嘘——既然你说不出话,不如听听我说说怎么样?”

忽悠看着整个都慌张起来的花少北,笑了一下,轻声开口。

天助我也。花少北连忙稳定下来,把手安安分分地搭在膝盖上,一副标准的小学生坐姿。眼神却有些闪躲,脸颊也是红扑扑的,刚才的举动简直想让他钻到地洞里去。

看着害羞的花少北,忽悠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嗯,手感不错。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注意到你了。”

“总是不合群,不与别人交流,”

“朋友好像也是寥寥无几。”

花少北把头更低下去了几分。

“但你的心里一直很想和别人好好相处,”

“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去做。”

“你肯定也因为这个很唾弃自己吧……”

被说中心事的花少北咬了咬嘴唇,握着膝盖处布料的手下意识地攥紧。

“和你相处的过程中,我却发现了不一样的你。”

“你整理资料的非常认真,也经常为忙到吃不上饭的人带饭,把别人放在第一位。”

“但是,你不觉得这样的你,很累吗?”

“我很心疼你。”

忽悠望着花少北,脸上有一种说不清的表情。

花少北在听到最后一句话时猛地抬起了头。

哈?心疼我?

看着对面明显脑子不开窍的表情,忽悠发现,跟这个人说话根本不能拐弯儿。

“你总是为别人着想,那么现在让我照顾你吧。 ”

“我喜欢你。”

>

后面的记忆……不太清晰了。

自己好像莫名奇妙就答应了忽悠的告白,与其说是莫名其妙,不如说是自己都不能再无视见到忽悠时,那颗总是疯狂跳动的心脏了吧。

他和忽悠就这么在了一起,本以为是自己单方面暗恋,没想到是两厢情愿,其实,也不错吧。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和忽悠在一起时,别人的目光总是射过来,怪异的,像是看着什么异类。

嘛,罢了罢了,大概是他们还没有太接受同性恋吧。

花少北对自己这么说着。

但别人的眼神似乎并不是嫌弃,而是……排异,或者说,可怜。

>

“北北,明天下午咱俩都没课,不如一起去游乐园玩吧?”

“好啊。”

此刻的花老师正在挑选明天穿的衣服。

“这件好老气啊!”

“这件的配色……我当初到底什么审美……”

“这个穿上去是不是太装嫩了一点……”

“啊啊啊好烦啊!!!”

把手中的衣服一摔,干脆直接倒在床上。

“叮叮~”

是特别关心的提示音,花少北打开手机,果不其然,是忽悠的信息。

对方依然是满嘴骚话,但花少北却浅浅的勾起嘴角,这种生活方式,也还行。

>

第二天,花少北还是随便套了件白衬衫和一条被洗的泛白的牛仔裤,脚蹬一双休闲鞋打车去了游乐园。

可是在门口等了很久也没等到忽悠。

[你来了没?我找不到你啊]

[宝贝儿等等,马上到]

花少北闷闷地收起手机,心里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哟,花少北,等人呐?”

是六道,和花少北是同一个宿舍但是不同专业的人,和花少北算不上是熟悉。

“嗯……你也来玩?”

“是啊,在网上约了个妹子。你呢,等谁?”

毕竟花少北可是万年不出门啊。

想到那个人,花少北的眸子里似乎染上了淡淡的笑意。

“啊,我在等忽悠。”

听到“忽悠”这个名字,六道的脸色明显难看了几分,怪怪地看着花少北,敷衍几句就很快离开了。

花少北似乎已经习惯了别人对他,对他们的这种反应,见怪不怪地目送着六道离去。

话说忽悠怎么还不来……

>

花少北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那一抹红色格外引人注目,是忽悠没错。

可是忽悠,却揽着一个女孩子,对着那个女孩子笑得很开心的样子,那个女孩也笑得灿烂。

看起来就像是一对情侣一样。

花少北忍不住小跑过去,拉住忽悠的手臂质问。

“她是谁?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而忽悠的眼神却和平时完全不一样,他拽开了花少北握着他手臂的手,似乎有些不快地开口。

“她是我女朋友啊!你好像是我们社的花少北吧?我们很熟吗?”

花少北一下子怔愣在原地,那只手就保持在被忽悠甩开的角度。

记忆……好像出现了一丝裂缝。这个裂缝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漏出了一个名为“现实”的东西,花少北却莫名不想要靠近它。

看着眼前的人一直呆着一动不动,忽悠终是没有耐心耗费时间,拉起一旁的女生离开了。

花少北感觉眼前的景物开始有点不真切了,有什么将要浮出水面。

>

啊,我,想起来了。

什么都,想起来了。

“啊——”

花少北捂住头蹲在地上,不接受四面八方传来的看怪物的眼神。

想起来了……

忽悠……

那个爱我的忽悠……

根本不存在。

自己,被同学拉进了文学社。

接触了社长忽悠。

开始渐渐知道什么是心动。

开始渐渐爱上了忽悠。

可是就在花少北练习一百遍后准备表露心意时,忽悠却告诉大家他有了女朋友。

从此,“忽悠”出现了。

那个“忽悠”没有女朋友,心中只有花少北一个人。

那是一个属于花少北的“忽悠”。

一个……幻想出来的完美爱人。

   

 

——END
你猜有没有后续。
烂尾了,估计会改,毕竟脑子一抽。

小科普时间。
被爱妄想症(Erotomania)是一种少见的心理疾病,患者会陷入另一个人(通常有较高的社会地位)和他谈恋爱的妄想之中。

我觉得标题已经剧透了啊。

热度(14)

© 苟子曰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