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子曰丶

对峙 退却
@天黑了

【悠花】妄想(上)

>这里是苟子。
>今年三岁了。
>大学有社团吗,我都没上过就别介意了。





[媳妇儿,明天见~]

[谁是你媳妇儿!睡觉!]

[好好好,我睡我睡。晚安么么哒~~]

花少北看着后边那两个看起来就很骚的波浪号感觉自己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他好像都能看见另一边的人对着手机笑到失声的样子。

[好恶心啊,晚安。]

看着手机屏慢慢按下去,花少北笑了一下,在床上滚了一圈,关掉灯,却如何也睡不着。

>

花少北今年大一,属于那种非常腼腆的小男生,整天缩在那里也不跟别人说话,只有几个为数不多的好朋友。

而同级的忽悠就完全相反了,这个人是文艺社社长,而且似乎天生自来熟,和任何人都能搞好关系,花少北尽管没和他说过话,但还是经常能从别人口中听到“忽悠”这个名字。

一切似乎都在那一天发生了转变。

花少北在朋友的拉扯下陪着朋友写了文艺社的申请书,本以为绝对不会被选上,没想到却被招了进去,而且还凭着不错的文笔当上了副社长。

和忽悠的接触自然多了起来,花少北对这个人的认识不再局限于“忽悠”这两个字,渐渐地两人也相处起来。通常忽悠都会像是和花少北很熟一样和他勾肩搭背,对方会因为过于内向而只是微微偏头。

如果忽略了那耳尖的一抹绯红。

>

一天中午,大多数人都去了食堂吃饭,而花少北因为受别人委托只得继续留在教室。待处理完所有事情后,却发现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

是忽悠。花少北不知道自己的心脏为什么会加快。

“怎么不去吃饭?”

“啊……我……”

果然说在喜欢的人面前会变蠢的吧!花少北有点语无伦次。


——TBC

写的什么玩意儿。

今天太困了明天再写。

热度(13)

© 苟子曰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