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子曰丶

对峙 退却
@天黑了

【悠花】去他的补习班

>这里苟子。
>今年三岁了。
>极短的段子。
> 有病。慎入。

眼前开始出现大片大片的白雾,头脑也渐渐不清晰起来。已经动不了了,全身无力地瘫软在眼前的桌子上。笔尖闪着银光,似是尖锐的匕首。

傀儡。

花少北心里想,自己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身边一圈的人,都与自己无异,被困在这牢笼中动弹不得。站在最前方的,是邪恶的巫师,手中捧着大大的黑魔法书,手中捻着白色法棍,在黑色的大幕上画上能至人于死地的符咒,一边画着一边有白色的毒粉随之而下,不一会儿便纷纷扬扬。

而自己,被迫定在一个封印里,只得煎熬地听着那巫师的话语进入耳中,却又无法反抗。

在这里被困于黑暗中成为堕落者,已经多久了呢?

大概有……几个世纪了吧?

已经非常困了,眼睛却被强制性地张开,眼眶酸痛,眼前也似有水雾迷蒙。

快要……支撑不下去了啊。

 

一阵动人的音乐传入耳中,那颗沉寂的心脏似乎又跳动了起来。

眼前的红发少年向自己伸出手说着什么,眼底的笑意几乎要溢出来。

花少北在听到那一句话的时候,泪终究是落了下来。

终是,解脱了罢。

紧紧地握住红发少年的手,像是再也不要分开。

“少北,下课了,走吧。”

——END

表达一下我对补习班的怨念。

热度(17)

© 苟子曰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