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子曰丶

对峙 退却
@天黑了

【悠花】那天,花少北捡到了一只猫(下)

>这里是苟子
>今年三岁了

“你想叫吴织亚切大忽悠?!”

这猫,不会是成精了吧?

对面的猫慵懒地“喵”了一声,表示同意。

“不行呀,这是我朋友的名字,叫着怪怪的。”

“我最好的朋友。”

猫马上就焉巴了。

“呃……实在不行你就叫悠悠吧?”

花少北看到它衣服没精打采的样子,试探性地问。

但是这猫却冷哼一声转过了头。

花少北有点摸不着头脑,不叫忽悠就会这样?

殊不知它是因为“朋友”这二字才这样的。

>

“大哥,你下去吧,我还要吃饭呢……”

花少北略有头疼地看着眼前这只趴在桌子上的猫大爷。

今天下去拿外卖的时候顺便买了一袋猫粮回来,结果任凭花少北怎么说悠悠都不肯吃,反倒对桌子上的披萨似乎很有兴趣。

似乎是注意到了猫的视线,花少北不自觉把披萨往自己怀里扒拉扒拉。

悠悠舔了舔爪子,不屑地看着眼前的人类,然后突然睁大了眼镜,软绵绵地“喵”了一声,直勾勾地看着花少北。

“呃……真是服了你了!”

花少北默默捂心口,恶意卖萌啊这是。

“不过我记得猫好像不可以吃盐的?等下我上网搜一下。”

待到花少北放下手机的时候,默默对着眼前的空披萨盒和不知躲到哪里去的悠悠比了个中指。

>

不管是多贵的猫粮,悠悠都不肯吃,反而对花少北每天的饭菜情有独钟。店家又表示拆封的猫粮不予退货,导致花少北简直想自己把那成堆的猫粮吞下去。

日子似乎就这么一天天平淡地过去了,只是忽悠一直都不在,失踪了一般。花少北几乎每天都会去忽悠的一些社交平台看看,却一直没有什么动静,打了电话也只有机械的女声在不停说着无人接听。

悠悠似乎从刚来到这里就很黏着自己,而自己,不知何时已经习惯了家里有这么个存在。

今天,刚翻完忽悠微博的花少北猛地瘫在床上,一边的悠悠也熟练地跳上床,嗅着花少北发间独有的香气。

花少北翻过身,望着悠悠圆溜溜的眼睛,一人一猫就这么对视着。

“啧,紫色的眼睛,和我讨厌的人一样。”

花少北故作嫌弃地说。

对面的悠悠似是要炸毛一样,在要跳起来的前一秒被花少北摁住。

“可是他消失好久了,突然就没人在身边天天啰嗦了,有点……难受。”

“总之……”

花少北垂下眸子,长长的睫毛在眼底投下一小片阴影,眼中是让人摸不太清楚的情愫。

但是悠悠看得非常清楚。

“有点想他了呢。”

悠悠像人一样叹了口气,然后舔了一下花少北的嘴唇。

对,舔了一下花少北的嘴唇。

“卧槽!!!!!!”
 
>

卧室也没有,客厅也没有,阳台也没有,楼下的邻居也说没见过。

悠悠不见了。

花少北心急如焚,但是没有一丝悠悠的踪影。

“唔……”

整个人蜷缩在沙发里,好像要哭出来。

虽然悠悠总是给自己添乱,但好歹也是陪了自己一段时光,说没有一点感情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它,被自己,弄丢了。

>

“叮——”

门铃声非常不应景地响起,花少被一边回着来了来了一边顶着微红的眼眶去开门。

一下子就怔住了。

“……忽悠?”

对面的人笑得没心没肺。

“怎么,想我了?”

花少北别扭地转过头。

“才,才没有。你消失了管我什么事?”

看着眼前心上人傲娇的模样,忽悠眼底的笑意更甚。

“可是我消失了好久,没人在你身边啰嗦了,你就没有一点难受?没有一点想我?”

听着熟悉的话语,花少北眼底闪过一丝惊愕,猛地抬头望向对面的忽悠。

“你怎么……”

“花少北,我喜欢你。”

终于有勇气对你说出埋藏在心底很久的话了,忽悠屏住呼吸,等待着花少北的裁决。

花少北显然也被这突然的告白搞得有点懵,反应过来之后脸一下子爆红,猛地别开头。

“其,其实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到底是怎么唔……”

转移话题转移到一半的花三岁突然唇上一阵温热,瞳孔微缩,惊诧的直视这忽悠,发现对方也在望着自己,四目相对。

感受到对方眼中的热切激烈的感情,花少北脸上的红晕深了几分,别扭地别开视线。

不是电视剧小说里那样的激吻,只是普通的两唇相贴,确实他们彼此的,第一个吻。

“既然已经是我媳妇儿了,就不要问那么多。”

看着花少北微红的耳垂,流氓忽悠忍住想要舔一下的欲望,笑着开口道。

“呃……嗯……”

还没有回过神的花少北迷迷糊糊地答应了。

等等——

“谁是你媳妇儿?!”

——END

拖了很久的一篇。

随时变成TBC。

热度(42)

© 苟子曰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