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子曰丶

对峙 退却
@天黑了

【悠花】逃生

>这里苟子
>今年三岁了
>试写个开头
>高兴就写


天色渐晚,夕阳如残血般铺满了半边天空。

花少北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只知道自己要跑,拼命地跑,才有可能拜托这些怪物。

“Grrr……”

低吼声似乎就在耳边,一路上不知道摔倒了多少遍,腿疼的要命,汗水顺着花少北的额头,流到了那双惊恐的严重。眼球被汗水泡的又酸又涩,却又不敢去浪费时间擦眼睛。
 
天台的门,就在眼前。

摔倒在最后一个台阶上,花少北几乎是被狠狠砸到了天台的地板上。但此刻他已来不及站起来,连滚带爬地关上了门,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拧下门锁。

安全了……

花少北整个人摊在地上,大口地喘息着,似乎用尽了毕生的力气。

楼下的人……不,准确来说应该是行尸走肉们依然在低吼着,漫无目的地在校园内游荡。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不,暂时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最重要的是,他和忽悠,失联了。

忽悠怎么样了?他也想我一样逃跑成功了吗?还是……他也变成那些怪物了?

“啪嗒。”

一滴水滴落在地板上,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

不要留我一个人。

不要抛弃我。

——忽悠,你在哪儿?

——END

后天考试。
已死。

热度(12)

© 苟子曰丶 | Powered by LOFTER